慈禧太后一生有三次坐火车的经历,分别是:

光绪十四年(1888年)冬天,在皇宫的西苑,坐过轻便小火车。

光绪二十七年(1901年)冬天,自西安回銮北京。

光绪二十九年(1903年)三月,由北京南下,至涿州以南的高碑店,由一条支线至易州,拜谒西陵。

人每天靠吃五谷杂粮得以延续生命,一介凡人,有吃进的,就有排出的。慈禧虽贵为太后,虽说吃进去的是山珍海味,但,她那具皮囊与常人无异,只是慈禧的那道向外排的程序被雅称为“出恭”罢了!

相关史料记载,慈禧居于宫中时,出恭之时是相当排场与讲究的,那么,慈禧一旦坐上火车,在火车上一旦要出恭,与之相伴相生的异味是如何处理的呢?

有关慈禧在火车上的生活起居、包括异味缠身问题,可以从清人陶兰泉的日记中找到答案。

清史专家孟森《记陶兰泉谈清孝钦时事二则》一文记载,光褚二十九年(1903年)慈禧太后坐火车谒西陵,商务大臣盛宣怀和北洋大臣袁世凯为讨好西太后,不仅抢修了京庐铁路,使其和庐(卢沟桥)汉(汉口)铁路相接,还特制了专用龙车。时任卢汉铁路督办盛宣怀特派道员陶兰泉负责改装龙车,不过,龙车改装的大体思路事先曾请教过李莲英。

陶兰泉日记记载如下:

花车共有两节车厢,第一节车厢内,登车门后,迎面是一道玻璃屏风,屏风后正中设宝座,四周设长桌,上加黄缎绣龙桌围;车厢四壁是黄色丝绒帷幔,地板上铺五色洋毯;车中陈设华丽非凡,古--玩、玉---器、字画,一应俱全;宝座后左右各有一门,左面是下车的后门,右面进门即第二节车厢所改装的卧室。

在第二节车厢(卧室)中,首先映入人眼的是一架横摆的西洋铁床,因为只有横摆才是正而不偏。要用西洋铁床,是经李莲英格外指点,原来慈禧此时已吸“福寿膏”上瘾,西洋铁床用席梦思,躺下来比较舒服。而横摆之床,床前有足够的空间,便于太监跪在床前打烟泡。铁床侧一门,启之即如意桶。如意桶者,便溺器也,底贮黄沙,上注水银,粪落水银中,没入无迹;外施宫锦绒缎为套,成一绣墩。“水银泻地,无孔不入”,所以排泄物一落,即没入无迹。

龙车改装妥当后,经过了盛宣怀与直隶总督袁世凯检视。也就是说,陶兰泉日记中记载的火车中的设施是验收合格的。

看得出,盛怀宣、袁世凯、陶兰泉一干人等,对于慈禧解溲所用“如意桶”是费了一番苦心的,“如意桶”外表奢华不说,单就桶内利用了“水银泻地,无孔不入”的特性这一点来说,一干人等是颇有些奇思妙想的!

想必慈禧对盛怀宣一干人等的工作还是相当满意的,老佛爷慈禧在使用“如意桶”的过程中一定没有发生什么闪失,陶兰泉得意的将他的这段工作总结记在日记中,便是最好的说明。

首页体育